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有关三峡大坝与中国龙脉的风水故事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0-07-24 16:33:31 ]
分享到:

最近,大陆网友用对联形式新编了一些精辟段子:“上半年抗疫,全球抗共;下半年抗洪,全年抗穷。涝疫结合。”“大半个中国‘泡水’;中南海集体‘潜水’。水中捞月。”“粮库、军库、库库掏空;疫区、灾区、区区小事。自生自灭。”“‘六稳’外加一稳,稳政权;‘六保’外加一保,保核心。气数已尽。”


自6月全面入汛以来,中国南方经历多轮超历史暴雨袭击,导致江河泛滥,“水漫金山”,城市“看海”,乡村哀鸿,长江流域频频告急。武汉成为地上悬河,洞庭湖全线超警戒,鄱阳湖达历史极值,巢湖洪水“百年一遇”。大量农田、村庄被淹没,堤坝、房屋、道路、桥梁被冲垮。安徽在哭泣,江西在流泪,广西在哀号、贵州在呻吟……


目前这场洪涝灾害已造成湖北、湖南、江苏、重庆等27省(区、市)4,552.3万人次受灾,142人死亡失踪,3.5万间房屋倒塌,直接经济损失1,160.5亿元。因此号称“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的三峡工程也再次饱受各界的关注和质疑。


下面就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结合各家之言和不同观点,来对近期大陆水灾爆发的原因作进一步的探讨和分析。


三峡大坝斩断龙脉,破坏中国乃至世界风水

三峡大坝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也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项目。它不仅投资巨大,而且遗留的问题众多。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三峡工程在中国引发的争议也前所未有,以至于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庆典上,一贯好大喜功的中共,居然没有一位党和国家领导人亲临现场祝贺,这在中共历史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


中国古代科学家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经过上下五千年的探索、实践、归纳和感悟,形成了著称于世的东方风水学。


中国风水理论的核心就是,要尊崇天、地、人三者合一。即讲究天时、地利、人和。龙脉通,则国运昌;龙脉窒,则国运衰。传统中医学上也讲,“通者不痛,痛者不通”。江河是大地的血脉,把江河截断,堵起来,就使得大地如同一名血栓患者,随着年龄慢慢的增加,血管的逐渐老化和堵塞,最终会形成“心梗”、“脑梗”,或“肠梗阻”,乃至死亡。


据说,当建三峡大坝的消息公布后,就有喜欢研究风水的学者出来反对,他们认为从奇门风水的地气学说来看,长江以南属于景门,属于地气南移后的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地带,所以长江是一条龙脉,甚至比黄河更重要,需要竭力保护。


三峡大坝阻断了长江的流势,就好像一个人被拦腰切断或者一条龙被墙压住了身体,动弹不得一样。原本山水之间自相调和,阴阳平衡的形态就会被中止,会毁掉大好的风水汽运,会影响华夏的长远走势和可持续发展。事实上,三峡大坝的建造落成确实改变了中国乃至世界的风水。不但影响了自然、天文气候,也影响到经济的发展。


除了民间的反对声音之外,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先后数次给中央领导人上书,痛述三峡工程的危害,并从现代科学角度,陈述为什么三峡工程永不可建的原因。更何况当时14个专项论证报告,就有五个报告专家组不签字,但却依然挡不住政治工程的强硬上马。


再说,当年全国人大票决三峡工程时,两千多个人大代表中有几个对地质、水工、大坝方面有专业知识的?可以说,基本上都是像中共人大制度的“活化石”申纪兰一样,极端不负责任,唯马首是瞻,一味投赞成票的“举手机器”。这其实是对国家的渎职,对人民的犯罪!


尽管如此,当时的反对票数和弃权票数仍然高达841张。由此可见,民主制度方面的缺陷带来的制度恶果,在事关中华民族的命脉、气运和子孙千秋万代安危的三峡大坝表决上得到了充分体现。最终14亿中国人被中共少数利益集团给绑架了。


南水北调违背天定风水格局,破坏自然生态循环

耗费五千亿巨资,举世瞩目的中国南水北调工程,同样是一项空前浩大的建设项目。按官方说辞,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能缓解北方干渴之苦。可是在东线和中线工程都建成通水后,同样不见中共各方重要决策者、建设者、负责者和指挥者出来邀功请赏。有学者曾经撰文,痛斥整个南水北调工程决策和实施是屁股决定大脑,罔顾起码的自然和科学原理,是一项劳民伤财,祸国殃民,断子绝孙的工程。


《道德经》中讲,“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又说,“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中国的山河形势,是西北高而东南低,这是一种自然地理状态,是一种大自然。《列子》、《淮南子》等古籍记载,共工与颛顼争帝位,一时性起,拿头去撞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从此华夏大地一直是天倾西北,地陷东南。百川水潦流向东南,哪里立一座山,哪里流一条河,山脉怎样走,江河怎样流,这种地理山川形势的布局,就像人的四肢五官、五脏六腑的布置和血液的自动循环,都是天地间造物主的精心巧妙安排。


所以只能顺着大山河的理路和气脉行事,而不能倒行逆施,和大自然的走向气脉对着干。否则,要破坏这种大安排,破坏这种“大自然”,破坏这种“常”,就是“妄作”, 就是“大凶”,就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


“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风水有“形”和“气”之分,“奉有余而损不足”。按照五行相生相克之理,以气而论,南方丙丁火,北方壬癸水。大江大河向东南流,以水济火,以形济气,这是水火既济,这种先天的自然格局,是非常和谐合理,“吉无不利”的。而南水北调恰好破坏了这一格局。南方丙丁火,现在却要把济火之水引走;北方壬癸水,还要再向北方引水,这就是老子说的“奉有余而损不足”,是犯了天道的大忌。


当年周武王灭商后,向商的旧臣箕子咨询建国方略,箕子谈了洪范“九畴”。第一条治国原则就是五行不能乱,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治理每一五行,皆不能违背它的属性。火炎上,水润下,水不润下就乱了五行。箕子说,鲧治水用“堵”的办法,使水背了“润下”之性,造成更甚的灾害。上帝震怒,杀了鲧。后来大禹治水,用疏通之法,符合水“润下”的五行之性,便成功了。


笔者曾在《三峡大坝正在扼杀长江》一文中,从地震、干旱和水灾三个方面举例说明三峡大坝和南水北调给长江流域,乃至全国范围生态平衡所带来的危害。就不在此赘述。


江河无罪,中共才是毁灭中华血脉的千古罪人

中共窃国后不久,毛泽东就亲自审查批准了荆江分洪工程。1953年2月,毛泽东乘“长江舰”从汉口到南京,专门就长江流域规划、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等问题同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谈了3天。林谈了在长江许多支流修建水库的规划。毛问他这些支流水库加起来能不能抵上三峡一个水库。林说抵不上。毛于是指着地图上三峡口说:“那为什么不在这个总口子上卡起来,就先修那个三峡水库,怎么样?”从此中共便开始筹划兴建三峡水库。


1956年7月,毛泽东到武汉畅游长江时,还写下了“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战天斗地诗句,表达了他对拦截三峡大坝,改造山河的狂妄梦想。


1958年1月,毛泽东亲自主持南宁工作会议,并把三峡工程提上议程。会议期间,积极赞成上马的林一山和反对上马的李锐双方进行了激烈的交锋和争论。毛听完俩人报告后,最终同意了李锐的观点,遂决定对三峡工程采取“积极准备、论证充分可靠”的方针,并委托周恩来主管此事。


同年3月下旬,中共中央召开成都会议,听取了周恩来率队察勘三峡的总结报告,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意见》,积极进行前期准备和各项有关工作。


1958年夏,毛泽东又请林一山到武汉专门汇报长江的泥沙问题,也就是三峡水库的寿命问题。林汇报说,三峡入库泥沙每年约5亿吨。假定三峡以上不修其他水库的话,三峡水库使用寿命可达400年,至少也可达200年。

毛沉思了很久,告诉林:“这不是百年大计,而是千年大计,只两百年太可惜了!”后因中苏交恶,苏联撤回专家,再加上三年“大饥荒”和爆发“文革”而被迫搁置。


1969年9月,中共湖北省“革委会”副主任张体学乘毛泽东视察之机,正式提出了修建三峡大坝的建议。毛却说:“现在不考虑修三峡,要准备打仗。”但最终还是同意兴建三峡大坝前期工程——葛洲坝水利枢纽。


没想到,踏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的江泽民,急于与时任中共总理李鹏结盟,巩固其地位,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并于1992年在中共“橡皮图章”全国人大强行通过。1994年12月14日正式开工,2009年全部完工。


《圣经·创世记》中记载,当上帝见到地上打着原罪烙印的人类,随着道德的堕落,人心的变坏,世间的暴力和罪恶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的时候,上帝非常后悔造了人,准备用大洪水来淘汰世间的恶人。同时上帝发现,人世间还有一位叫诺亚的义人。便指示他建造一艘方舟,将其夫妇、三个儿子及其媳妇,作为新一代人类的种子保存下来。而如今让人道德败坏的罪魁祸首,正是魔鬼中共。这一点一定要清楚。也就是说,神所要淘汰的是被中共败坏到已经不够做人标准的坏人。


中共阴谋毁灭人类的手段有两种,一是从精神方面破坏传统文化,让人远低于神给人定下的道德底线,最终让炎黄儿女变成马列子孙,让人变成灭绝人性的非人。在这方面中共是通过发动“文化大革命”等一连串政治运动和长期洗脑宣传教育来实现的。


二是从物质方面破坏自然,改天换地,“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敢叫日月换新天”。从而切断中华大地源远流长、生生不息的血脉,破坏中华民族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最终导致各种天灾人祸,包括年初的大瘟疫和目前的大水灾,来毁灭十几亿中国人。因此中共才有“基建狂魔”之称。


大家知道,今年4月20日,习近平眼看自己“龙兴之地”秦岭,屡屡被人侵占,龙气外泄,在先后6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无效的情况下,不得不亲自前往实地督阵。并再三强调,“秦岭是中华民族的祖脉,要汲取秦岭违建的大教训,痛定思痛,警钟长鸣。要当好守护秦岭生态的卫士,决不能重蹈覆辙,决不能在历史上留下骂名。”


其实,中共修建三峡大坝真正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就是为了拦截长江这条中华仅存的最大龙脉,再通过南水北调抽走南方的龙气龙血到帝都北京,给气数已尽的中共大红龙续命。前几年,中共为了苟延残喘,又搞出了一个所谓“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


上一篇:中共休斯顿总领事再次耍流氓 拒绝闭馆
下一篇:郑中原:习近平在吉林四平发出亡党之声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