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王友群:致中国国家监察委的一封公开信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2-10-11 ]
分享到:

中国国家监察委:


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我是旅居美国的中国公民,是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的法学博士,曾经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之一。


1999年7月20日,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当天,我被“隔离审查”。1999年12月2日,我被“辞退”回家。


在长达4个半月、135的“隔离审查”期间,专案组内查外调,没有查出我有任何本职工作上的违纪违法问题,没有查出我有1分钱的经济上的违纪违法问题,没有查出我有任何不正当男女关系问题,没有查出我有任何政治上的违纪违法问题。


我唯一的问题是,1999年5月7日,我本着对中国,对中国人民,对中华民族,对子孙后代负责的态度,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5月8日,以挂号信方式,寄给江泽民,就法轮功问题,向江泽民讲了真话。


讲真话,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


讲真话,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最基本的人权。


讲真话,是联合国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公民权力与政治权力国际公约》、《国际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等保障的最基本的人权。


基于上述三个常识,我认为,23年前,中纪委监察部作出的“辞退”我的处理决定是错误的。这里,特依法向中国国家监察委提出申诉。


其实,早在2004年2月中旬,我就开始依法向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申诉。2004年7月22日,时任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副书记贾育林告知,我的申诉正在研究之中。


但是,直到2008年7月11日,我被非法抓进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之日,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研究了四年多、1449天,竟然没有研究出任何结果来。


为什么?


因为中纪委监察部机关党委知道:我的申诉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法规为准绳的,是正确的;当初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对我的处理是错误的。


如果中纪委监察部领导承认当初对我的处理是错误的,就必须否定江泽民取缔法轮功的决策。


而在当时,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是胡锦涛当政时的“太上皇”。江泽民提拔重用的党政军最高层的严重腐败分子——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替江掌管着“枪杆子”(军权),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替江掌管着“刀把子”(政法大权)。徐、郭拿着“枪”,周拿着“刀”,将时任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架空。


慑于江泽民的权势,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对我的申诉问题,采取了“拖”的办法。


到2022年的今天,国内外形势已发生重大变化。


2012年2月6日,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引爆了中共政坛的一颗炸弹。


其直接后果是,江泽民提拔重用的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大帮凶薄熙来倒台。


王立军叛逃,出乎薄熙来的意料之外,出乎江泽民的意料之外,出乎当时的九位中共政治局常委意料之外,出乎当时的中纪委监察部领导意料之外。仔细考察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不得不承认:这是“天意”的体现。


王立军叛逃、薄熙来倒台,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恶势力,由盛到衰的转折点。


2015年7月29日,江泽民提拔重用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大帮凶周永康被查。


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恶势力大面积遭恶报的新起点。


2020年4月19日,原公安部副部长、公安部610办公室主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孙力军被查,是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恶势力,由衰到灭的转折点。


孙力军被抓捕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重要的依靠力量——中央政法委书记及其领导下的610办公室、公、检、法、司官员,遭恶报的广泛程度,前所未有。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孙力军政治团伙”。目前已确认的“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有: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原公安部副部长、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司法部长傅政华,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原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长王立科,原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原公安部副部长、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彦平。


以上“政法七虎”共同的后台老板,都是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


孟建柱的后台老板,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原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孟、曾、江是迫害法轮功的三大元凶。


“政法七虎”的问题,实际上,是孟、曾、江在背后操控、支持、纵容的结果。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孟、曾、江在背后撑腰,孙力军怎么敢“背弃‘两个维护’,毫无‘四个意识’,政治野心极度膨胀”;“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操弄权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狂妄自大,恣意妄为”;“大肆卖官鬻爵、安插亲信、布局人事,严重破坏公安政法系统政治生态”;“毫无道德底线”;“大肆进行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天意”不可违。


“政法七虎”沦为阶下囚,意味着他们的主子、迫害法轮功的三大元凶——孟建柱、曾庆红、江泽民——被“天灭”的日子不远了。


就我个人的亲身经历来说,从1999年5月7日我写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到2015年1月22日我从北京飞抵美国纽约,16年间,在中国大陆,就法轮功问题,我已将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制造的谎言彻底揭穿。


兹举两例:


例一:2007年1月22日,根据新情况,我重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从2007年1月24日至2008年2月11日,我以挂号信方式,将致江泽民的信,寄给了从中央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72人,其中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66人。具体邮寄对象如下: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1人)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宋平,前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前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平,前中纪委副书记侯宗宾、曹庆泽、徐青、刘丽英、傅杰,前中纪委副秘书长彭吉龙。(13人)


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吴官正、李长春、罗干8位十六届中共政治局常委。(8人)


郭伯雄、曹刚川、徐才厚三位中央军委领导。(3人)


何勇、干以胜等9位中纪委监察部领导。(9人)


习近平、李克强等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党委书记(包括两任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罗清泉),以及吉林省人大主任王云坤。(32人)


时任公安部长周永康。(1人)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警官杨金方。(1人)


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1人)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等三位专家学者。(3人)


当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已进入第八个年头。我的这封信,从标题上看,就是全盘否定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


这封信从寄给江泽民之日到2008年7月10日我被非法抓进看守所的前一天,长达1年零5个月,534天,我没有听到江泽民对此信说一个“不”字!


例二:2009年11月26日,我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


在被非法监禁的五年里,我写了许多检举信、控告信,包括上诉状,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二帮凶,时任公安部长孟建柱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


出乎中国大陆许许多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官员、警官、检察官、法官、狱警意料之外的是,中共公、检、法、司所有相关官员,没有一位官员对我的巨额索赔要求说一个“不”字!


有关详情,参见我2019年10月5日在大纪元发表的《中共政法大骗局到了该收场的时候了》(http://cn.epochtimes.com/gb/19/10/4/n11568940.htm )。


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之后,我经历了从中共最高层到中国社会的最底层,再从中国社会的最底层到世界之都——美国纽约的人生大跨越。


期间,我几乎失去了一切,包括名誉、地位、金钱,等等等等,像去西天取经的唐僧一样,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包括许多生死大关。


但是,无论压力多么巨大,环境多么险恶,生活多么艰难,我没有像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宣传的那样自杀,更没有杀人。


对所有以各种方式欺压、侮辱、折磨我的人,我没有采取任何过激的行动,而是按照法轮功的核心理念——“真、善、忍”的要求,一直坚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从中共最高层到最基层的官员讲清法轮功真相。


入狱前,我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以真名、真姓、真地址寄挂号信,或者当面送信(我亲自到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的办公室送过多次信,有韩军亲笔写的收条为证)。


入狱后,我主要是以写检举信、控告信、上诉状的方式讲真相。所有这一切,都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做的。


我出国前,将我办理出国护照、赴美签证的详情,给当时的中纪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陈浩,我的老同事、时任中纪委办公厅主任刘明波,我的老同事、时任中纪委研究室副主任孙飞,我的老领导,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直至中共党政军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寄挂号信,讲得清清楚楚。


我从北京到纽约,是拿着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写有我本人真实姓名,贴有我本人照片的护照,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经过层层安检之后,登上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班机,离开北京,飞往美国的。


我到美国,也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走的。


到美国之后,我一直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在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等媒体上讲真相。


2022年,是我到美国的第八个年头。


作为旅居美国的中国公民,在我正式向美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之前,我曾以特快专递方式,给当时的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寄过很多信,请她转递习近平主席。但是,我没有收到章启月的任何回音。


我在美国公开发表了大量有关法轮功的真相文章、真相信。我还作为新唐人电视台的特邀嘉宾,拍摄了纪录片《细语人生——一个中纪委人的人生故事》。这三集纪录片在新唐人电视台上多次向全世界华语观众播放过。


这些文章、公开信、纪录片,中共驻美国大使馆、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专门负责搜集法轮功情报的官员都可以看到。


至今为止,我没有看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各类官员对我的真相文章、真相信、纪录片说一个“不”字!


在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23年后的今天,法轮功已洪传到亚、欧、美、澳、非五大洲的110多个国家和地区。


法轮功受到超越国界、种族、党派、语言、学历、职业、年龄、性别、宗教信仰的各阶层人士发自内心的推崇和尊敬。


全世界法轮功真修者,通过他们亲身的修炼实践,都体会到: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江泽民一伙政治流氓之所以以举国之力、历时23年打不倒法轮功,最根本的原因是: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佛法。


这里,特向中国国家监察委提出两点诉求:


第一,对我在这封信中谈到的与1999年中纪委监察部“辞退”我的处理决定相关的情况进行实事求是的调查。


第二,撤销1999年中纪委监察部“辞退”我的错误处理决定,并给予我相应的补偿。



2022年10月10日于美国纽约


上一篇:天使还是恶魔 最有争议的诺贝尔奖得主
下一篇:王赫:中共“二十大”将登场 中纪委书记会是谁?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