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陈破空:2020美国大选只存在一个主角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0-11-09 21:06:41 ]
分享到:

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剧情跌宕起伏、令人眼花撩乱。有数个关键州因选举涉嫌舞弊进入司法调查。有专家认为此次大选主角只有一个——川普。川普唤醒世界,呈现新旧两种分野,旧势力疯狂反扑,想将美国拉回旧秩序。


美国华裔政论员陈破空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之所以觉得这次大选只有一个主角川普,是因为投票人表现的意向很清楚。“因为川普这个人是一个现象、是一种运动、是一种革命。他唤醒了美国、唤醒了世界,让这个世界可以看到新旧两个分野。”


“那么喜欢川普的人,支持川普的人是在支持一种变革,支持新的一种运动和革命。美国觉醒、西方觉醒,反击共产中国,而让美国再次强大再次繁荣。”他说。


“反过来反对川普的人是要维护旧秩序、旧的一套,就像那些华尔街的大亨、跨国公司的老板、好莱坞的富豪,还有东西方的国际势力,包括共产中国、包括欧洲的绥靖主义。那么他们都希望继续的全球化,然后希望从美国获利占美国的便宜,尤其共产中国要占美国的便宜。”


陈破空进一步分析,川普的出现打破了这种旧秩序,所以2020年大选在美国选民中就看得很清楚,“投川普票的人明确说是支持川普、喜欢川普。希望美国重新强大,重新繁荣。”


但凡有记者去采访投拜登票的人,他们都非常不明确。“他们中的大部分是因为不喜欢川普,为反对而反对投了拜登的票。也就是说,民主党不管推出是什么人,他们都会投他的票。”


他批评说,“这些反川普反到失心疯这么个程度。”


川普打破了过去全球化运动

陈破空分析了美国反川普现象的深层原因,“川普这一场运动让美国再次觉醒、再次强大、再次繁荣,其中一个要点就是打破了过去全球化。因为全球化运动是让美国受损,让美国的公司资本、技术和资金都移到其它国家,尤其移到中国。”


在全球化中获利者,他认为主要是两个:第一是共产党中国获利,因为就像川普所说的拿美国的钱重建了中国;


第二个获利的是跨国公司。他们不在乎美国工人丢饭碗,不在乎美国产业工人的损失、农民的损失,他只要能够大赚钱,到中国或者是其它类似的国家,那里有廉价的劳动力、最低的人权标准、最低环保标准、最低的成本来赚最大的利润。


他认为,美国左派媒体或者美国科技巨头的社交媒体,跟民主党、华尔街、好莱坞和跨国公司是一条线。“因为他们都想做跨国的生意,在美国他们可以批评政府,有充分的言论自由,但是他们到专制国家像中国却要遵守中共的所谓法律,也就是向专制磕头,好莱坞也是。”


他强调,以追求利润为主的那些跨国公司就形成一个广泛的反川联盟。“这个反川联盟在美国的势力很大,在国际上的势力也很大。不管是在美国境内还是在美国境外,它都是旧势力,就包括像欧洲的德国和法国,他们是绥靖主义者,他们也在推福利主义或者是某种形式的社会主义。”


他认为,川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这场变革,首先是沉重地打击了共产中国,也打击了跟中共做生意的这些美国高科技公司的社交媒体。


“由于媒体大战,中共不断地驱逐美国的媒体,包括《纽约时报》、CNN等,令他们也感到非常的沮丧,他们不把这种责任归究到中共头上去,却归究到川普头上。”


他强调,可见这种反川联盟的旧势力的庞大、巨大。


美国左派媒体反川普经历了四个阶段

陈破空认为,体现在媒体上,其实美国左派媒体反川普经历了四个阶段:首先在2016年大选,他们就看不贯川普这种新的运动和革命,他们出口假民调来误导选民,但是他们那一次失败了,川普当选了。


第二阶段就是过去川普执政的四年,这些左派的主流媒体一致成为川普的掣肘,不报川普的成迹只报川普的不是。比如川普在中东和巴尔干谋取的和平,这是巨大的历史性的和平,足以得多个诺贝尔和平奖。他们不报导,只字不提。


还有川普的经济成就,包括最高的就业率、最低的失业率、最好的经济成长、最高的股市等,在左媒主流媒体几乎是不存在,他们就报导川普的一些语言,这个不当那个不当。


第三阶段就是这次选举川普是要争取连任。他们这次比2016年制造假民调、假消息更离谱,夸张的幅度比当年希拉里跟川普的还要大。“什么拜登明显领先十四、五个百分点,摇摆州领先六到八个百分点,这都是想误导选民。广义上来说他们就是一种欺诈、一种舞弊。”


第四阶段就是现在选举结束之后出现纷争、出现法律诉讼,他们也开始选择性地庇护拜登,单方面地去报告一些不利于川普的事情。


旧势力猖獗 川普战斗不易

陈破空强调,“他们已经在选举中民调失败,但是他们现在进入第四阶段就是死死捍卫拜登和民主党,要想让复辟成功,实践这次美国国内外势力的总复辟,想恢复旧秩序,所以旧势力卷土重来。”


他进一步阐述,而且主流媒体在中间还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那就是集体遮掩拜登家族的丑闻,不报导或者只字不提。而拜登家族的这个丑闻是实锤的,可以说是非常铁证如山的。


“这完全是违背了媒体作为中立、客观和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这些基本的宗旨,还包括一些社交媒体,什么推特、脸书等等。这是对美国民主和宪政的妨碍。”他说。


“现在川普和川普代表的这个革命性的力量,进步的力量就面对这样一个挑战。所以这些都可以看到旧势力这种顽固这种猖獗,而这些旧势力主导他们的是一种利益。”


他举例说,就像这一次民主党和拜登阵营募集的资金是川普和川普阵营的二倍。因为他们背后有华尔街的老总、大财团、跨国公司的老总、好莱坞的富豪,或者高科技这些巨颚、商业巨颚等在背后支撑。


“所以美国国内外的旧势力都希望出现一次总复辟,把整个美国拉回到过去旧秩序。这个旧秩序只会有利于共产党中国,再一个有利于跨国公司,当然也有利于那些因为跨国公司支撑而执政的这些腐败家族,就像拜登家族。”他说。


“如果不能找到法律条款和宪政条款对他们进行问责的话,至少他们在道德上应该遭受各方的谴责。”


陈破空认为,川普在滚滚逆流之中不是孤身奋战,现在受到是民间的支持、草根的支持、工农大众还有觉醒的这些少数族裔包括拉丁裔、亚裔、黑人等的支持,但是他在商业上大资本家的资金来源都比较少,所以川普的战斗尤其不容易,他依靠的就是美国人民。


他强调,如果说拜登依靠的是所谓主流媒体,就是左派媒体垄断了舆论,但是川普却依靠的是美国的主流民意。因为很多客观的民调都显示美国的大部分民众,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民众都是反感共产中国,反击共产中国,都跟川普站在一边的。


中共在背后也扮演着相当的角色

拜登在竞选中表示,俄罗斯是美国最大敌人,中共不是美国最大敌人,陈破空认为,拜登竞选是逆民意而动,“完全是靠钱撑起来的、靠大资本家、大财团撑起来的。遥远处共产中国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在背后这个还有待去研究和考证,但我相信他们在背后也扮演着相当的角色。”


陈破空举例,川普政府本来是禁微信、禁抖音的,但是有些联邦法官却出来挑战这个禁令,使这个禁令一时无法运行。“大家都知道中共通过微信和抖音在大规模地收集外国人的信息,收集美国人的个人信息。那不排除中共收集了这些信息之后可能会做手脚。”


他还介绍,美国海关不断地发现从中国非法寄过来仿真的美国人的驾照、身份文件、警徽等等,山寨得微妙微悄。有可能很多都没有被发现,走私进入了美国。那这些假身份证投入到了民主党所控制的这些州或者县有可能发挥了作用。


他还表示,“这些我只能说是一个推断,我认为美国的相关的执法部门应该要做相应的调查,包括计票机或者是软件或者是冒充的这些证件,都应该做广泛、彻底的调查。”


“另外包括欧洲的绥靖主义者恐怕在背后也扮演了相当的角色,最大的外国势力恐怕还是中共。套用一句中共那边的话叫国内外敌对势力,川普的确面对国内外敌对势力。这是一个非常艰苦艰险,非常不容易的战斗和战争。”他说。


上一篇:马云被整牵出背后大佬 分析:习打算清理“皇亲国戚”
下一篇:红二代都盼中国变天 一边倒支持川普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