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纽约
347-363-8423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武汉P4实验室疑为毒源 所长王延轶上位遭质疑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0-02-02 14:35:37 ]
分享到: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扩散,世界卫生组织1月31日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然而至今引发武汉肺炎疫症的具体源头尚未确定。日前,作为在中国最早建立的P4(生物安全最高等级)生物实验室——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走入公众视野。


国际聚焦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疑来自于此实验室。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因年轻上位、背景不凡亦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病毒所所长上位引关注

有名为Tolerancy@tolerancyly的人发推文指出:“华人论坛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武汉P4实验室为其下辖机构。盐碱地特色,小三上位的青年才俊,因傍上北大海归长江学者一步登天。这么危险的实验室遇到这么奇葩的管理者,发生什么妖异之事都不奇怪。”


武汉P4实验室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下辖机构,年仅39岁的王延轶已是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University of Colorado Health Sciences Center)、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导致是次武汉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具有包膜的正链单股RNA冠状病毒。王延轶主要研究方向恰巧为病毒与宿主的相互作用机制。其中之一的研究内容就包括:“以RNA和DNA病毒的感染为研究模型,运用表达克隆、亲和纯化等多种筛选方法,寻找病毒通过模式识别受体诱导I型干扰素表达这一过程的关键调节蛋白,从分子、细胞、动物模型等层次阐述它们的生物学功能与调节机制,揭示这些调节蛋白的失调在感染与免疫疾病发生中的作用。”


所长背景“强大” 能力受质疑

网络帖文指出,她的先生名为舒红兵,生于1967年,53岁,比王延轶大14岁。


据悉,舒红兵,1998至2005年曾任职于美国犹太医学研究中心及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免疫学系。目前,舒红兵是中共政协委员、国家科学院院士,同时担任武汉大学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的细胞信号转导研究,发现多个抗病毒天然免疫与炎症反应的关键信号和调节蛋白。


推文质疑:“看履历,王延轶不会北大本科时就和舒红兵结识吧,然后去舒红兵所在的科罗拉多?”“这次应对肺炎病毒,武汉P4的似乎还没上海和浙江的两座P3实验室作用大。”


推文发出,引起网民热议。有网民回复:“王延轶是舒红兵学生,舒红兵和老婆离婚,和她结婚。”有网民惊呼:“真的假的?国家级的病毒研究所居然一个80后掌控?国家进步了,不论资排辈了。”


亦有评论指:“所以说中国哪有什么能力去研发病毒。国外偷回样本然后不会弄,加上管理混乱泄漏了”;“这才是病毒的真正来源!恐怖国家知道,核武器不如人、常规武器不如人,它一定会偷偷发展生物化学武器。事实:朝鲜金三胖杀兄,用生化武器;叙利亚杀平民,用生化武器……”


P4实验室安全受质疑 疑病毒外泄

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郑店园区,是中科院和武汉市政府合作建设的P4实验室,该实验室于2015年建成,2018年正式投入运行,实验室研究包括SARS、伊波拉病毒在内的自然疫源性病毒和其它新发病毒。


从谷歌地图来看,此实验室距中共官方宣称的“武汉肺炎”的爆发地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33公里。然而,作为中国唯一的拥有P4生物实验室的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仍无任何解释和回应。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在投入使用后,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表达对中国设立P4实验室可能会造成病毒外泄的担心。


文章指出,来自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科研人员计划将病毒注入实验室的动物体内,而这一实验做法具有不可预测性。特雷文认为,中国体制下创造的文化会使实验室变得不安全,因为言论自由和信息公开对科学发展尤为重要。


疑为“人工干预基因”的产物

另外,有人怀疑,因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在那里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可能是出现意外导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重要线索。


导致是次武汉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状病毒又名为2019-nCoV,这是一种具有包膜的正链单股RNA冠状病毒。近日,发表在《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上的题为“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的论文指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极为相似,具很强的对人感染的能力,但该病毒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这是与SARS最大的不同!


文章指出,病毒的变异只有两种渠道:第一,自然变异;第二,人工干预。如果是自然变异,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的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


假如不是自然变异,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人工干预基因改变。这篇论文从专业角度得出的结论就是: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是谁精准地改变了病毒的4个蛋白呢?问题已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上一篇:疑武汉五院被全面接管 医护人员感染很严重
下一篇:武汉网友实地探访当地医院 当晚竟被抓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