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纽约
更多城市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杭州访民维权十年无结果 反遭当局绑架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19-12-06 11:56:36 ]
分享到:


杭州萧山区访民凤加文、凤雅两姊妹,因拆迁问题上访了十余年未能得到解决。今年9月,姊妹俩在朋友家作客,被突然闯进来的便衣(警察)绑架至萧山区看守所关押,并以判重刑胁迫签(拆迁)协议书。37天后凤加文被取保候审,凤雅至今还关押在看守所。

绑架访民到看守所解决问题

9月14日,凤加文和妹妹凤雅到杭州富阳朋友家做客,下午大家正在午休时,便衣(警察)用电钻撬开门闯进来把两姊妹戴上手铐带到义蓬派出所。晚上10点多两人被转送萧山区看守所。

凤加文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在看守所里,一个公安说:你们去国家信访局二十多次,现在来了一个副局长要把你们的问题解决掉,我们是作为中介人跟你们谈判。我说,‘把我们关在这里解决问题,这是不公平的。’给拒绝了。”

9月31日,检察官和一个警察来见凤加文,说要在看守所把她的问题解决掉。“我说,‘你们诚心地想解决我的问题就把我放出去,在外面不管白天或晚上都可以谈。’”

被取保后再投入黑监狱

10月15日,看守所里有个女警对凤加文说:“我们把你姊妹两人关在这里给你们解决问题,给你们白吃白住有什么不好?”凤加文一气之下开始绝食抗议,直到10月21日晚上11点多把她带出来强制取保候审。

从看守所出来,凤加文又被带去当地派出所做笔录,派出所旁边停着一辆大巴车,作完笔录出来,车上几个人有男有女的就把她拉上车,带到当地一个废弃的小医院里继续关押。

这座废弃的小医院设有三道门,门口还有派出所的人看管着。“每天洗澡、上厕所都有人监控着,那些人告诉我‘在这里老实待着,你是跑不出去的’。”凤加文说。

凤加文被关进看守所后所发生的事情,家属完全不知情,凤父在一次给女儿送衣服的时候才得知凤加文被取保,但家属没人帮她办理取保,是谁给她办的呢?家属等不到凤加文回家,开始打电话找人,打了110,又去派出所问,人去哪里了?谁给她办的取保?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

就在家属积极找人的情况下,11月9日晚上才把凤加文给放了。

凤加文释放证明书。(受访者提供)
取保候审决定书。(受访者提供)
关押凤加文的黑监狱。(受访者提供)

妹妹凤雅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

与凤加文同时被绑架关押的妹妹凤雅因不签不平等的拆迁协议,至今仍被关押在看守所。10月21日,她被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家属帮她请了律师,过程中律师被告知:“大的(凤加文)不用跟她谈拆迁的事情,谈不好的;小的(凤雅)可以谈。”

萧山区当局为达到逼签目的,至今仍不释放凤雅。

10月中旬,凤加文还在看守所时,公安曾跟她说要在看守所把她的问题给解决了,还跟她说凤雅的问题谈得差不多了。“我不答应,因为是不平等的。我说,‘你们把我带着手铐要来解决我的问题再流氓不过,你们是一群真正的魔鬼。’”

凤加文在看守所时还多次看见河庄街道人员、政法委、公安等人多次非法进入看守所带走凤雅去谈话,恐吓逼迫凤雅签不平等协定,达到所谓“谈判和协商”。凤雅家属也多次受到威胁“不签协议,就判凤雅6至7年刑期”,以非法关押软暴力欺压百姓谋取非法利益。

凤雅被以“寻衅滋事罪”逮捕。(受访者提供)

姐妹俩维权十年 历经种种迫害

凤加文和凤雅是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河庄街道向前村村民。

2009年杭州市江东工业园区对向前村征地,将她姐妹俩久居的合法房屋在未签任何协议下非法强拆了。姊妹两人逐级上访到北京,十年来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还屡屡遭受迫害。

据凤加文介绍,杭州市萧山区河庄街道法人代表施峰2007年时为了达到侵害她和妹妹凤雅的财产,向凤父表示,凤加文和凤雅二户另行安置,诱骗凤父先签下他和儿子一家的“拆迁安置协议”。

“拆迁安置协议”签好后,当局对凤加文和凤雅承诺的安置补偿反悔了,2009年凤加文和凤雅的房产被强拆,凤父虽然签了协议,但宅基地及部分补偿款至今仍未兑现。

河庄街道依据“江东工业园区二期房屋拆迁安置《实施细则》”以凤加文属“农嫁农”,凤雅属“农嫁居”为名(计划经济时期的户籍政策,规定子女的户粮关系随母,即使结婚户籍也只能留在农村。),歧视性地剥夺了她俩的安置补偿权利。

该《实施细则》的拆迁指挥部,实质是萧山区河庄街道建立的一个临时性强迁强拆机构,由指挥部实施骗、诈、打击、迫害被征地农民,用于诈取被征地农民财产的机构。该《实施细则》与上位法相悖,并违反了宪法及其它法律法规,故《实施细则》是非法的。

凤加文姊妹因房屋强拆而走上上访路,由于当地公、检、法与街道是同一个利益链的,问题无法得到解决,两人被迫无奈去北京上访。于是凤加文一家十多年受到施峰等人一系列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迫害。凤父凤长根被行政拘留一次,非法拘禁45天;2015年凤加文被萧山区法院以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判刑一年二个月,行政拘留4次,非法拘禁54天;凤雅被行政拘留3次。非法拘禁35天,现羁押在萧山区看守所。

凤雅从今年9月14日被关押至今,当局多次派人到凤雅家威胁家人,如不从就判刑六至七年,不同意就不放人,故凤雅至今未释放。

记者致电河庄街道综治科科长高国平,他告诉记者:“我现在已经调工作了,不再负责这块工作了,不清楚这事情。”记者再问他:“现在由谁负责这块工作?”他不作答,立即挂断电话。

记者致电向前村村书记周建江,核实是否协助政府要凤雅签拆迁协议,他表示,“很久没见过凤雅,不清楚她被关进看守所的事。”

记者再致电萧山区信访局局长王瑞军、萧山区政法委书记、河庄街道信访科科长高鹏飞,但电话都无人接听。

控告非法官员 呼吁营救凤雅

近日,凤加文对杭州市萧山区河庄街道法人代表施峰提出控告,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凤雅;依法追究施峰的违法违纪行为;依法解决凤加文和凤雅以及父亲与弟弟一家的安置补偿。她同时提出撤销对她的取保候审决定书和对凤雅的逮捕通知书。

凤加文表示:“杭州是黑恶势力重灾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猖狂得不到遏制,我向社会发出紧急求救和呼吁,请求关注事实真相,帮助营救我妹妹。”


上一篇:中国大陆竟有数百万“蓝唇”病人 靠吃伟哥续命
下一篇:收钱推广假药 百度又曝丑闻使五千人受骗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