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美梦成噩梦 中兴公司举报人谈与中共对抗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2-12-21 ]
分享到:

作为一名有抱负的年轻律师,阿什利‧亚布隆(Ashley Yablon)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家大公司的法律总顾问,因此﹐当中国电信公司中兴(ZTE)为他提供“梦想工作”的机会时,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然而,当他最终意识到自己梦想的工作﹐是以对国家的忠诚为代价时,这个梦想很快就变成了一场噩梦。


亚布隆说:“我永远都不会感到安全。”


他在揭露中兴规避美国出口法律的阴谋后,撰写了《对抗中国:一名吹哨人如何为了他的国家冒一切风险》(Standing Up to China: How a Whistleblower Risked Everything for His Country)一书。


在12月15日播出的大纪元视频(Epoch TV)《美国思想领袖》节目的采访中,亚布隆讲述了他如何对抗中国公司,进而对抗中共的故事。


被蒙弊的野心

亚布隆于2011年10月开始在中兴工作,此前他曾在多家律师事务所“磨炼自己的个人能力”,并获得晋升。


他表示:“在一家律师事务所,从事的是某一领域的法律,但有很多客户。”“作为法律总顾问(general counsel),你只有一个客户,但要从事多领域的法律工作。让我更感兴趣的是协助企业,而不是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向企业收费。”


在担任中兴法律总顾问之前,亚布隆先后在杀毒软件公司McAfee和另一家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工作。


“我想,‘这真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机会﹐这是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国际公司,而我是法律总顾问助理。’”他解释道,“我不知道进华为做什么,但很快就了解了美国文化和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文化之间的差异。”


亚布隆补充说,其中一个差异是中国人似乎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道德观。


回想起在华为的一个例子,他的一名中国同事,也是律师,坚持认为遵守法律“只是一个建议”。


“我们有一个道德准则,或者说我们相信有些事情是不道德的。”亚布隆说,“他们不这么看﹐这并不是说他们是不道德的人,而是他们不像我们在西方那样看待商业或决策。”


事后来看,亚布隆说,这件事本应是他陷入困境的一个“危险信号”,但他被自己的职业目标蒙蔽了双眼。


“这让我产生了疑问”,他说,“但这并没有让我停止狂妄自大,也没有让我放弃想成为总法律总顾问的愿望。”


高风险的事业

然而,在中兴工作没多久,亚布隆就获悉,因对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威胁﹐美国国会众议院对中兴启动调查。而当中兴与伊朗之间的合同被披露后,这份工作的风险变得更加清晰。


他回忆说:“路透社刊登了一篇文章,他们拿到了一份中兴和伊朗之间的合同副本,中兴向伊朗出售了数亿美元的网络通讯器材﹐用于监控本国人民。”“问题是他们使用的是美国的部件。”


正如亚布隆所发现的那样,中兴利用空壳公司购买美国元器件,然后将其运回中国,再从中国卖给伊朗。


由于美国政府对伊朗实施制裁,美国法律禁止向伊朗出口任何商品。


在中兴与伊朗的合同被泄露后,亚布隆说,他只被允许用15分钟的时间来审查合同中的内容,并评估可能造成的潜在损害。


他回忆说:“我看到合同中有一个标题是‘我们将如何绕过美国的出口法律’,里面列出了所有的空壳公司,描述了每家公司起什么作用,当看到这些时,我几乎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我知道我需要做点什么。”


甘冒巨大风险

亚布隆建议他的雇主配合美国政府的调查,但后来得知﹐公司已经决定采取另一种行动。


“他们想撒谎”,他说﹐“他们想让我当替罪羊,说他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就是那时候我成了举报者,必须去联邦调查局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亚布隆向联邦调查局提供了一份32页的宣誓口供,揭露了中兴规避美国的出口法律﹐向禁运国家销售被禁产品的阴谋。这份口供后来被泄露给了媒体,暴露了亚布隆是举报人,将他和他妻子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根据律师的说法,中兴实际上是由中共控制的。


“我和妻子坐在电脑前,点击刷新按钮,等待那篇文章的发表,因为我知道,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将从此不同。”他回忆道,“当然,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那一刻,我们跳了起来。我的妻子对我说:‘我们有30分钟的时间离开这所房子,否则我们会被杀害。’”“这就是我们所相信的。”


尽管他们能够在短期内躲藏起来,但亚布隆后来被迫回到中兴工作,以保留他对该公司的薪酬索赔。上班的第一天,他回到办公室,发现门上贴满了警用胶带,白板上写着:“去死吧!!!”


亚布隆进一步描述了他和妻子被中国公民跟踪的事件,他还收到了中兴的几次死亡威胁。


“来自中兴的威胁称,‘我们、中兴要杀了你﹐杀你的家人﹐我们要杀你的孩子﹐杀你孩子的孩子。’诸如此类的话。”他说。


2017年,中兴通讯和美国政府达成和解,该公司承认合谋违反《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非法向伊朗运送来自美国的物品,以及妨碍司法公正和做出重大虚假陈述。


中兴向美国政府共支付约12亿美元罚金。


此外,11月25日,联邦通信委员会通过了新规定,禁止进口或销售被认为构成国家安全风险的中国通信设备,包括来自中兴和华为的设备。


同时,对于亚布隆来说,举报者身份的曝光改变了他的职业生涯。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努力寻找另一份工作,最终在一位中兴前同事的帮助下找到了工作。现在,他向公司提供法律指导,以协助其合乎规范。


至于学到的教训,他表示:“显然,有抱负是好事,它是我们所有人的动力。但如果不加以控制,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我认为,一、小心你想要得到的愿望,因为你可能会如愿。二、你会在多大程度上做正确的事情?”


亚布隆觉得自己“通过了考验”。“我的冒险不仅关乎我的工作,还有职业生涯﹐我赌上了所有的财产﹐最重要的是,我在冒着生命的危险。”他说。


上一篇:美国消费持续走低 对中国出口影响巨大
下一篇:不是传说 2022年纽约报告28起UFO目击事件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