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中国各地兴建大型方舱 或为疫情爆发做准备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2-11-24 ]
分享到:

传播力强、毒性弱的奥密克戎毒株正在中国蔓延。中共卫健委17日曾要求各地提前做好方舱医院的准备。近期,各地大规模建方舱,引发民众质疑。


专家表示,方舱基本不提供医疗支持,随意关押无症状者,成为变相集中营。也有分析认为,中共大建方舱,是在为冬季、春季疫情大爆发做准备。中共的动态清零走不下去,暗地里要走与病毒共存模式。


各地兴建大规模方舱 引发民众质疑

11月17日,陆媒“财新网”在其微博公众号上报导说,中共国家卫健委要求各地,依托现有的一些大型场馆,如会展中心、体育场馆等提前做好方舱医院的准备,最大化不占用日常医疗资源。各地纷纷开始大规模建方舱医院。


官媒《北京晚报》在其微博公众号报导,中共北京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在今天(23日)的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称,新国展轻症方舱医院已投入使用,为防评论区翻车,《北京晚报》开启评论精选。


近日,北京太阳宫公园搭了大量帐篷,引起民众关注。《新京报》今天在其微博公众号上“辟谣”说,太阳宫地区相关负责人称,这些帐篷为疫情防控应急使用,不用于医疗救治,更不是方舱。比如,封管控小区需要给志愿者搭建临时休息场所时,就可以把帐篷整体搬过去。


对此,网友纷纷留言嘲讽,“能住人、能休息,其实也可以做方舱用,但是就是不能承认”;“折叠帐篷,提前搭好,直接搬过去,好吧……”“哈哈帐篷整体搬过去?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说的话自己能信不”;“现在只要官方一张嘴,大家都知道是撒谎好吗”。


《中国新闻周刊》15日在其微信公众号报导称,广州市卫健委表示,截至14日,广州共启用方舱医院6个、开放床位2万余张、投入医务人员4000多人,主要用于隔离无症状感染者。


有网民跟帖说,“消耗这么多人力物力财力搞方舱,在家待着不是也能好么,何必呢”;“如果不搞好方舱医院的硬件设施,那将会变成可怕的监狱!”“放过我们吧!早日学学石家庄啦”。


网友“myh”发了一条广州南沙区万顷沙镇正在兴建的方舱医院,并嘲讽道,“见证广州速度,预(预计)15天,8.7万个床位,广州南沙万顷沙方舱医院已迅速成型!”


此前,IP地址为广州的微博大V“刘平”19日曾发博文质疑,“广州三万感染者中只有一例重症,按这个比例,即使两千万人同时感染,也只有几百个重症,一家普通医院就可以收纳,为什么要一次建三十万平方米的方舱医院,实在是搞不清楚要干什么。”


事实上,广州在6个区及临近的清远市建了7个方舱。陆媒“新浪新闻”今天(23日)报导,广州在南沙区、增城区、黄埔区、白云区、天河区、花都区以及清远市建了7个健康驿站和方舱医院,占地面积共超104万平方米,可提供超10万个床位。


网友11月21日发到网上的视频显示,四川广安的方舱医院几乎一眼望不到头,规模庞大。网友说,“广安最大的方舱,里面住着四川,重庆各市区的人。”


网友昨天(22日)还发了一条天津方舱医院的信息,“天津梅江方舱医院已经准备好!”


专家:方舱随意关无症状者 成变相集中营

美国病毒学专家、前美国陆军研究所病毒系实验室主任林晓旭博士今天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当局要各地提前准备方舱,并最大限度降低使用日常医疗资源。实际上,方舱隔离基本不提供医疗支持,彻头彻尾变成随意关押无症状者的地方。


“政府不在乎无症状或者轻微症状者可能的交叉感染”,他说,“无症状者的判断也不需要任何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介入,而是以偏差度非常高、被滥用的核酸检测结果,为唯一判断标准。因此,各级政府只需要控制核酸检测结果的解释权,就可以随意控制乃至剥夺老百姓的人身自由。”


他说,“方舱实际上是变相的集中营。任何人在方舱遇到基础病问题,会更难得到及时治疗。所以,只会有更多的人因关到方舱医院导致其它病情加重,或者是得不到应有的日常医护支持,而出现病危乃至死亡。”


林晓旭表示,奥密克戎变种致病性比流感病毒还低,政府却无视实际情况。所以,中共是以科学防疫为幌子,进一步在中国社会大量建立集中营,把在新疆建立大量集中营的做法和经验,进一步推广到全国。


坚持清零 提前准备大爆发大隔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陆律师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各地纷纷建方舱很可能是他们预料到疫情会在冬季大爆发,又不想取消清零政策,那就提前准备大爆发、大隔离。


他说,“我们小区现在就是几百人、几百人被拉走隔离,不仅是阳性拉走,密接也拉走。比如说邻居感染了,通过大数据,全拉走。另外,这个(隔离)可以赚钱,已经开始产业化了。下面人是乐此不疲愿意干,这就变成灾难了。”


武汉疫情受害人张海也认为,当局既然花钱建了方舱,肯定是要送人进去的。不然钱也用了,怎么向上面交代?所以才会出现有的地方拉人进方舱还要给钱。


有河南民众发帖说,“现在拉阴性(进方舱),社区有补助,拉一个人补助3500(元),方舱建好了肯定要凑人数呀,也不解封,也不让出来,上班都上不了。”


张海说,“有权决定建方舱的人、包括建方舱本身,都有利益。疫情三年,做核酸检测的、卖口罩的、卖防护服的都发财了。建方舱投入也很大,最起码要把成本搞回来。”


分析:大建方舱压传播速度 中共准备与病毒共存?

中共11日发布了防疫“二十条”,外界认为是放松了管控措施。华裔学者郑旭光对大纪元表示,20条里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放松管制,第二部分是应对大规模疫情。为此,当局需要做四项准备——提高住院病房重症床位、医护人员及准备急救药物和疫苗。


各地大建方舱也是在为大规模疫情做准备,因为建方舱成本低。打疫苗有时间周期,不能3天连着打。医护人员的准备不容易,ICU重症病床代价也很贵。


他说,“20条公布一周后,病例数就翻了一番,尽管中共的报告一惯是假的,但感染数字也压不住。不检测就没有,不检测或减少检测是一个办法。过去3年的精力都在搞动态清零、核酸检测,这四项需要补课,放开的同时,这些没跟上是要崩盘的。”


郑旭光认为,中共卫健委不能说与病毒共存,但真正的目标就是与病毒共存。因此,各地大建方舱医院是试图压平冬季、春季的感染波峰,谁感染了,就送到方舱医院,这样能把传播速度压下来。


如果坚持动态清零,中国几十年也走不出疫情。病毒不停变种,整个社会不断搞清零。把人送去隔离,阴性了再回来,一旦放松,另外一部分又阳了,所有的人迟早都得感染一遍。但还有变种,这事还完不了,逻辑上只能共存。


他说,“疫情防控战略性失误,代价总是要付的,通过什么方法来付?现在看,还是用过度管控的方式。这样的话,经济上付出的代价非常非常大,光看各地跳楼的就有很多。”


“指标早就应该从传染率转到重症率、死亡率、住院率上,但因为政治障碍,没有办法否认动态清零的口号。”他说,“政治挂帅,真正行得通的都是长官意志,不是科学家的科学方案和经验。”


上一篇:中南海的秘密 赵紫阳母亲终身反共产党
下一篇:郑州富士康抗议真相 习近平已经骑虎难下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