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株洲连曝跳楼惨剧 中共封控断百姓生路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2-11-24 ]
分享到:

近日,湖南省株洲市多起跳楼自杀惨剧被曝光,引发关注。有当地居民告诉大纪元,疫情封控下,政府垄断物资供应导致居民断粮;也有该市芦淞区服装批发市场商户对大纪元表示,关门停业让业主面临巨大经济压力。


株洲市卫健委通报称,11月22日,株洲市报告8例新增本土病例,其中6例为无症状感染者。从11月21日起,解除部分区域交通管控,但芦淞区的新华路以南、南环线以北、京广铁路线以西、湘江以东区域仍实施交通管控。


市民:当局谎报疫情 封控真实信息

株洲居民王女士日前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株洲官方谎报疫情,当地除国营事业单位外,封控仍在加码。


王女士说:“现在,株洲每个区管辖的(措施)不一样,除国营事业单位以外,还是很强的严管状态,芦淞区外来务工的、做生意的人很多,那里还在封控中。


“在中国,法律没有任何作用。政府明知道这次株洲的数据都是谎报的,这次疫情开始不到一周的时候,就不允许报导株洲的疫情情况。我们这里前段时间白菜达到了60元一棵,社交媒体上,关于株洲疫情的真实情况都看不到,都不允许报导了。”


王女士表示,实际疫情比官方报导的要严重得多。


她说:“你们外面看到的信息,跟我们在当地看到的消息,是完全不一样的,(真实信息)政府已经给过滤掉了,株洲这次严重得不得了,外界根本看不到。”


王女士说,当地官场还因疫情实施了一轮政治清洗。


她说:“部分医院的负责人,卫健委的相关负责人,以及株洲市第一中学的校长,都给撤了,现在很多学校都无法正常上课,包括高三的。可能是新一拨的政治清洗。


“这次株洲疫情封控很可怕,9月2号开始(封控)之前,有些人知道消息就提前跑了,然后就开始各地封(控),清理官员。”


市民:警察开装甲车上街恐吓民众 市场停业 业主面临破产

王女士表示,在芦淞区爆发业主抗议后,警察开着装甲车上街巡逻。


她说:“现在,株洲非高风险区,可以凭社区证明暂时性地出入,但需(向社区)汇报。在芦淞区,有株洲市最大的服装交易市场、株洲市货运集散中心,跟(广州)海珠区一样,做生意的人直接跟警察打起来了,警察就直接开着装甲车出来了。


“株洲不管你是否真的是阳性,只要你的(健康)码是红色,就把你送到方舱,方舱几天下来就要5000元(人民币)呀,一家人拖家带口的要花多少钱?也不给治疗,只吃中药,不好的就躺着。”


王女士表示,由于疫情封控,不少业主面临破产危机。


王女士说:“芦淞区是服装集散地,广州那边的服装,大衣、冬季棉袄,很多都是从株洲集散地进的,这个批发市场,是以湖南邵阳和娄底的打工人为主。现在株洲已经开始换季了,如果这拨货赶不上发货的话,马上就过年了,就没钱了。


“芦淞区服装代工厂也多,那些老板的钱都被压死了,房贷,车贷,压货的钱,还有店面和工人的钱,各方面的压力太大了。服装的流水线生产量虽然很大,但是它的利润很低的,生产的东西没人要,有人就承受不了,跳楼自杀了。”


株洲芦淞服装市场的老板梁女士日前对大纪元表示,现在,芦淞服装市场的业主可以进入市场,但必须吃喝拉撒都在店里,实施闭环管理。


梁女士说:“服装市场已经封了二十多天了,想着店里的几千件羽绒服,由开始担忧到慢慢的绝望,多少人已经扛不住了。


“我们都在店里,出不去,外面(顾客)进不来,传这三天就解封,都急死了。”


市民:政府垄断物资供应 居民断粮

王女士表示,由于政府垄断物资供应,很多家庭断粮。


她说:“前段时间,封控到最后的时候,人们家里的东西都吃光了,我在群里看到一些消息,已经看不下去了。送菜的根本都送不到小区里。


“株洲是很惨的,外界只关注到了(广州)海珠区。株洲这次先是进行媒体管控,所有媒体都不让报导,必须由省委常委统一报导。买菜也是必须在市政府指定的系统买菜,价格特别贵,外送外卖都不允许。


“现在(21号)的价格也没恢复到之前的标准,芦淞区的价格还是高涨,没办法,你也得吃呀。


“在中国,现在只有跟政府(搞好)关系,给他们钱,你才能够相对好(过)点儿,否则的话,吃饭都吃不饱。比方说,我们家人即使花了钱,也还是拿不到菜,我强烈地向社区反抗,才把菜送到我家来。


“前段时间,家人都没吃的了,我托关系,让外面的人给送来了一些吃的,如果没有这个关系,你就得等死,跳楼。”


市民:跳楼惨剧频发 封控比新冠可怕

王女士还介绍说,株洲接连发生跳楼自杀惨剧,但消息被官方封锁,“株洲这段时间连续跳楼自杀的消息都传递不出去”。


她说:“最近,株洲跳楼自杀的事情蛮多的,我知道的就有5起。近日,有一个跳楼的,地点就在株洲市火车站对面,是物流最繁华的地方,也是服装买卖的集散地,也是这次疫情的重灾区。我有个朋友就在那边的小区,连续两天有人跳楼,政府不允许发消息。”


株洲市民戴女士11月23日对大纪元表示,当地一天之内发生三起跳楼惨剧,让人痛心。


戴女士说:“株洲封控后,有多人跳楼,至11月21日,一日之内,金龙酒店,湘银小区,翠谷城(未遂)发生三起跳楼事件。跳楼成了比新冠更可怕的传染病,百分之百的死亡率。


“新冠疫情发展到现在,重症率和死亡率已与普通感冒没有区别,为何还要如此全民折腾?央视每日公布美国多少千万人感染,多少百万人死亡,是引起中国民众恐慌的主要原因,这里存在严重误导,是无良媒体夸大疫情,人为制造恐慌,洗脑大众。


“上不起学,没人管你;看不起病,没人管你;还不起贷款,没人管你;死活都不管你。然后,每天捅你的喉咙,他们全心全意关心你的健康?!”


市民:不再信中共宣传 有朋友移民到欧美

株洲市的王女士告诉大纪元,她父母在经历了封城后,不再信政府的宣传了。


王女士说:“开始的时候,我还跟父母说,要离开这里,他们不相信,一辈子听政府的话。结果到后来,吃的都成问题了,现在后悔了,说以后不听政府的了。


“我有个朋友是在给政府做生意的,他跟我说,他现在每天出门都要做核酸,他去过东北,南方,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每天检测都正常,健康码还是显示黄码,用不了。


“政府现在还是以社区为单位,层层加码,本地的没事,但是,要给外地人层层加码,也就是,如果你去过危险的地方,他们就要给你搞个危险的(健康)码。


“当时,株洲要封的时候,我朋友先得到了消息,都撤了。朋友现在都没有生意可做了,外国工厂的生意进不来,国内的工厂都要倒闭了,货也拿不出来。”


王女士表示,有朋友已移民到欧美国家。“最近,我有几个朋友都‘润’到欧美了。”


王女士表示,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到株洲的真实情况。


她说:“你们的报导还是很有用的,多给地方政府些压力,他们黑得很,只有这些报导,才能对地方政府有所压力。株洲是个工业城市,大家传递信息的意识不高,不像北京、上海、深圳。希望能多报株洲的真实情况,这是个小城市,没有人知道这里的情况。”


上一篇:上海房源增多看房者大减 写字楼空置率飙高
下一篇:中国近距观察 中共经济政策回归“鸟笼制”?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