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中共铁窗下的罪恶 他们因坚守信仰被害死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2-09-22 ]
分享到:

黑龙江黑河市孙吴县43岁的法轮功学员杨立华,于2019年11月6日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活活打死。

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法轮功学员石建伟,2021年9月26日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被非法强制火化。

辽宁省建平县法轮功学员尹国志,2022年5月22日在沈阳第一监狱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上不断报导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监狱迫害致死的案例,以上三例是近两年来这类遇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代表。

自中共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的监狱就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它们实施一整套酷刑手段,从肉体上、精神上极尽邪恶之能事,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对那些矢志不移的学员下毒手迫害致死。

杨立华被监区长纵容的犯人打死

杨立华,性格开朗,待人热忱,和她接触过的人都说她人好。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她曾在2014年、2017年两次遭冤判三年和四年,均被非法关在黑龙江女子监狱。

杨立华(明慧网)

明慧网9月20日报导,据可靠消息,杨立华于2019年11月6日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七组,被李玉娜、赵冬梅等犯人活活打死。当时杨立华不配合监狱的邪恶管理,被正在干活的八监区七组组长矫丽丽用脚踩着脸,命令李玉娜、赵冬梅等毒打。

杨立华被打得不省人事时,八监区大队长索媛媛到现场观看,说她“装死”。

11月6日,杨立华的家属接到监狱的电话,说杨立华有病住在医院。她丈夫及弟弟赶往医院。下午监狱又来电话说杨不行了。当她家人到医院时,看到她已没有了气息。

她家人看到杨立华身上的伤痕,想做尸检。警察诱骗说,要得到上面的批准,不知道要等几个月。家属不知情,只得签字同意火化遗体。

石建伟遭监狱迫害 蹊跷离世

石建伟曾是云南大理州宾川县一中的英语教师,性格开朗、为人幽默,1999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身心健康,受到周围人的称赞。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多次遭到迫害,2016年9月被非法判刑6年,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

石建伟(明慧网)

2021年9月26日上午,石建伟的家人接到监狱的电话,说他“病危”正在被“抢救”。家人要见面,被监狱以“新冠疫情”为由拒绝。三小时后,监狱再打来电话称石已离世,要求家人签字火化遗体。

家属在殡仪馆看到石建伟的遗体背部出现淤青,有腹水,不同意签字火化,要求看病历。监狱出示三份石建伟的血液化验单。家属发现,三次血检甲胎蛋白(afp)指数均属正常的范围。如果正如监狱声称的石建伟“死于肝癌”,那么甲胎蛋白异常是肝癌的重要指标。

家属要求尸检,监狱要求家属支付十万元尸检费,还说,如果不认可尸检结论,可以向检察院投诉,但结果都一样。家属要把石建伟的“病历本”、“血液化验单”带走,被拒。之后,石建伟的遗体被非法火化。

石建伟离世前,监狱以各种理由拒绝他家属见他。2021年8月25日,监狱告诉石建伟的家人,他患病疑似“肝癌”。家人要求见面,被监狱以“疫情”为由拒绝。家人提出保外就医,仍被拒。狱方说石建伟不认罪,不签“三书”(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等)。

家人怀疑石建伟的死因,因他在被劫持入狱前,身体健康,无任何慢性疾病。

尹国志被监狱迫害致死 死状恐怖

辽宁省建平县学员尹国志2019年被绑架,后被诬判10年,约半年后被劫持至沈阳第一监狱。他家人曾两次去监狱探视,都被监狱以疫情为由拒绝。

2022年3月8日,两个狱警找到他家说,尹国志近期患肺癌晚期,在医院输氧,要家人出钱治病。家人没看到医院的诊断,问:“他去监狱时身体很好,无任何疾病,为何两年后得了肺癌?”家人没给钱。

狱警离开后,又打电话让家人去监狱看尹国志的视频。家人去监狱后只看到7秒钟视频,见尹国志严重脱像,未说话。他右边太阳穴处有个坑,家人怀疑是被打的。

2022年5月22日凌晨,尹国志的家人接到监狱的电话,说尹国志刚刚去世,未说原因,让家人去认尸。家人看到遗体时,感到惊吓,他瘦骨嶙峋,遗容恐怖,呈龇牙瞪眼状,眼睛鼓着……

狱方让家人立即火化遗体,狱方负担火化费用。当天家人把骨灰带回家。

尹国志的妻子付景华因修炼法轮功2009年被冤判7年,尹国志从此流离失所。2019年9月26日,尹国志被绑架。妻子付景华在极度悲苦及打击下,于同年12月31日含冤离世。

中共监狱纵容犯人参与迫害

笔者在明慧网上读到许多法轮功学员在狱中遭受迫害的案例,各个监狱的迫害手段都邪恶至极,监狱利用和纵容服刑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普遍。

中共司法部曾于1990年8月31日印发《司法部关于计分考核奖罚罪犯的规定》(司发〔1990〕158号),2016年司法部印发了一个更新版《关于计分考核罪犯的规定》(司发通〔2016〕68号),同时废除1990年旧版;2021年司法部又印发了最新版《监狱计分考核罪犯工作规定》的通知(司规〔2021〕3号),废除2016年版。

这是针对服刑人员的一系列考核及奖惩的详细规定,即根据犯人的表现,每月进行考核,加分或扣分,作为减刑、假释的依据。

而在2021年最新版的第二十三条中,司法部明确把法轮功诬蔑为“邪教”,以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事实上,中共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就对法轮功学员推行“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迫害政策。中共监狱贯彻这些政策,以加分、减刑来刺激罪犯,利用他们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转化”(放弃修炼)。

辽宁女子监狱为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利用犯人想减刑的心理,唆使她们折磨法轮功学员,采取开水浇身、打毒针、电击、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阴道、吊铐、吹冷风、关小号等等非人手段。

其中,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史迎春因拒绝“转化”,于2010年3月17日被狱警唆使的八个犯人拖到水房里活活打死。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凌于2004年11月的一天凌晨两点多钟,被一个犯人用被子捂死。

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病死”

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入狱前身体健康,但在狱中遭受种种迫害,被折磨而死,却被监狱声称患病离世。

石建伟入狱前身体非常健康,离世后被监狱声称“死于肝癌”。尹国志被绑架前身体很好,没有任何疾病,陷冤狱两年后,患“肺癌”去世。

两人的家属都被狱方逼迫签字立即火化遗体,石建伟的遗体被非法强制火化。

再如,2021年5月27日,长春法轮功学员付贵华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监狱后,关进“严管监室”遭受迫害43天。她仍没转化,又被关进“攻坚监室”,仅三天,就被犯人用“渴刑”和“熬鹰”等酷刑害死。

监狱的监区长却让付贵华监室的人写假证明,说付贵华有病没说,病死了。付贵华的家人不相信她是病死。

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监狱用药物毒害,导致病死。

昆明市退休工人王莲芝,2008年8月7日被劫持到云南女子第二监狱,因不“转化”被关进“禁闭室”。监狱给她用不明药物,导致她“精神失常”,继而成植物人,最后痛苦离世。

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主治医生沈跃萍,2004年底被劫入云南女子第二监狱后,每天被逼迫吃药,或吃投过毒的食物,导致她咳嗽八个月,以致神智不清,最后昏迷不醒,送医院抢救无果,含冤离世。

律师:纵容恶行是中共体制之恶

旅美的人权律师吴绍平曾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谈到,中共监狱利用各种方式虐待被羁押人员,均违法了中共自己制定的监狱法第十四条规定,这些人的犯罪行为触犯了其中的:(三)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罪犯;(四)侮辱罪犯的人格;(五)殴打或者纵容他人殴打罪犯;(八)非法将监管罪犯的职权交予他人行使;(九)其它违法行为。

“他们(狱警)犯下这么严重的虐待行为已经构成了虐待被监管人员的犯罪,不是一般的违法行为,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

他还说:“几乎中共的所有羁押场所,不仅仅只是监狱,都是中共警察或官员或任用的人侵害人们身体健康与生命最严重的地方。虐待、刑讯逼供被羁押人员是中共的常态,它是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是中共这个邪恶的极权体制的必然产物。”

然而中共不会去惩罚这些违法者,“如果这些人因此被处罚了,那中共会担心自己的政权没有人来为它卖命了,所以中共就故意纵容这些人来这么做,这是中共的体制之恶”。

以下是笔者揭露中共九个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罪行的报导,这些也只是中共庞大的监狱系统对法轮功学员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

铁窗血泪(1)关“小号”

铁窗血泪(2)纵容恶行

铁窗血泪(3)电棍电击

铁窗血泪(4)“地锚”

铁窗血泪(5)铁椅子

铁窗血泪(6)下毒药

铁窗血泪(7)高温窑洞里烫脚

铁窗血泪(8)吃秒饭

铁窗血泪(9)药物摧残致疯

(案例源自明慧网)


上一篇:中共教育部公报 泄露人口持续走低危机
下一篇:因点播吴亦凡两首歌曲 广东KTV遭罚万元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