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因封控致抑郁症复发 上海打工妹回家太难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2-05-14 ]
分享到:

上海封城至今已经一个半月,一位在上海工作的抑郁症患者说,她已经连续失眠一个多月,而且开始情绪失控,但她想回老家却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难关。虽然之后一个个都得到解决,但最后能否顺利回到老家仍让她忐忑不安。


今年3月上海爆发了自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最严重的疫情,当局不惜一切代价,采取了惯用的严格封控措施,以试图阻止病毒传播。


到目前,上海数千万居民闭门不出已达一个半月,严格的抗疫规定在导致大多数居民困守家中的同时,引发的次生灾害也接连不断。


严格封控导致居家工作者抑郁症复发

据在上海工作的小王告诉大纪元,她于2016年到上海读书,毕业之后一直留在上海,期间于2018年到2020年曾患过抑郁症。


她说,本来因为之前已经好了,所以就没有备药。但由于这次疫情,她们公司从三月中旬开始居家办公,之后一直处于封闭状态,并到现在也没有解封。


在严格封控下,她说,“我已经连续失眠一个多月,而且情绪不受控制,基本天天哭,我自己也不知道哭什么,但就是感到焦虑,崩溃和绝望……”


她还说,本来她所在小区4月二十几号最后一次上报阳性病例后,到5月9号左右,已经满14天无感染。原则上在小区内是可以活动的,但小区仍然不让外出活动,除非做核酸或者拿快递才可下楼。


近日,上海卫健委通报的确诊人数逐渐减少,但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6日晚间举行的动员大会上下令,要做好“最后攻坚”与“深化推进社会面清零攻坚行动”。


据多家媒体报导,动员大会后,奉贤、金山、徐汇区、浦东新区等多区,又陆续以居委会名义贴出公告要求全民核酸检测及进行“全域静态管理”。


小王说,她之前就躯体化比较严重,现在感觉和之前的症状已差不多。而她要有处方才能拿药,但她之前是在安徽宿州开的处方,不是在上海,并且她自己也无法判断她目前的准确症状,所以也不敢乱吃药。


根据资料显示,躯体化(somatization)指一个人本来有情绪问题或者心理障碍,但却没有以心理症状表现出来,而是转换为各种躯体症状表现出来的现象。属于一种慢性而严重的精神疾病,常常表现为一些反复发作的躯体不适。


她说,“因为我自己也是学心理学的,所以我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太好,我感觉快撑不住了,但封在这个地方,基本上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所以我迫切地需要回家,我真的好怕,怕自己再出什么问题。”


据她表示,她之前病情严重的时候,会出现晕倒或浑身抽搐之类的症状,并送过好几次急诊。但因为她现在一个人在外地,所以,她很是担心自己会出现一些不可控的情况,那样她自己将无法应对。


抑郁症患者感叹:回家太难

但小王把个人的情况跟居委会反应之后,居委会要求她提供老家的接收证明才放行,而她老家又说“只要你能回来,我们就愿意接收你,提前报备就可以了,但我们不提供任何书面性证明。”


小王说,她明白上海这边想要推卸责任,而家里社区也不敢承担风险,所以她一直卡在这个问题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打了一圈电话,12345打不通,然后报警,从110市公安局到区公安局,再到我们镇的公安局,要么联系不上,要么说这不在他们管的范围。然后我又找镇政府,镇政府说把情况上报了,不过你要跟防疫办联系,但他们给的防疫办电话,一直打不通。”


她说,“直到昨天(10号)我们小区有人已经回老家了。然后昨天我跟物业沟通,他们说那你就写一个解封前不返沪的承诺书就可以了,但如果你在路上被劝返了,也不能回来。”然后小王写了承诺书后,获得允许放行。


之后,她又开始想办法买车票,但现在车票也非常不好买。“12306、智行、携程等各个APP我都试了,然后候补订单、VIP加速、各种座席、备选日期车次,累了一整天都买不到,最后在朋友推荐下,找黄牛花了400元手续费才买到了14号的票。”


但又因为物业不提供从小区到车站的通行证,如何到车站又成了摆在她面前的另一道难题。


根据上海市公安局4月13日发布通告,疫情防控期间禁止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因疫情防控、生活保障、城市运行、应急处置、紧急就医等需要的除外。


小王说,从小区到车站二十多公里的距离,平时只需半小时车程,但现在设了各种关卡,所有上马路的车辆都必须有通行证才可以通行,所以她必须找到有通行证的车辆,才能把她送到车站,但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后,还是她所在公司的领导帮她联系到一辆车,但正常七十多块钱的车费,现在涨到三千块钱。


尽管如此,她还是支付了三千块钱预定好了车辆。但之后她又接到通知说,14号所有车辆都要换证,这又让她不禁担心定好的车辆,当天是否能顺利将她送到车站,如果受阻,她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小王将自己的境遇发到网上后,获得许多网友的关心和同情。网友们纷纷表示,“他们(当局)摧毁的不是病毒,是人们的善良、忍耐、信心、意志力。”“没有看很多新闻报导,但却每天切身体会着这些,很难想像这是这个时代会在这座城市发生的事情……”“每天看微博都睡不着,这才是个新冠,要是其它呢,得乱成啥样。”


也有一些网友说,“这半个月我也很焦虑,每天过得提心吊胆的,也很抑郁,但是想想父母吧,只能选择积极乐观去面对。”“我们封在楼里很多天,我儿子抑郁和身心疾病都严重了,希望早日解封。”“觉得自己已经坚持这么久了,再坚持一下下到解封应该就可以了。但是真的看不到希望,而且状态每况愈下,快到我自己无法控制的地步了,只是在找办法自救而已。”


还有网友说,自己也是重度抑郁症,关了54天足不出户,说不定哪天关着关着就消失了吧,但这对他们(当局)来说可能只是少了一个数字而已。


上一篇:上海祭军令状 杨浦瞒报疫情数据遭热议
下一篇:北京实施所谓“静默管理”居家三天三轮检测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