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美国
312-868-8032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忆师恩 著名武术大师26年的修炼秘笈
[ 编辑:mghrshw | 时间:2022-05-14 ]
分享到:

2008年首届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上,各门派掌门人与高手云集,以武会友。当时的大赛评委会主席,正是著名武术大师——李有甫。也是从那时起,很多人才知道,这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中国中医和气功领域中已是大师级的人物,早已寻得更高的修行秘笈,他坦然从大师做回徒弟,一修便是26载。

对很多人而言,李有甫的一生充满着传奇。不过,他自己笑说,那些虚名提起来都多有惭愧,因为在真正的大法面前,自己显得十分渺小。

如今的他已迈入古稀之年,但待人依旧是彬彬有礼、谦和开朗,举手投足中更是自然地流露出习武之人的英武气质。面对记者的采访,他畅谈自己成为一名“徒弟”后的喜悦和感恩。

作为新唐人全球系列大赛之一的“全世界华人武术大赛”自2008年起举办六届,李有甫担任该项赛事的评委会主席。(姜琳达/大纪元)

人生万事皆有安排

俗话说“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一点在李有甫身上有着真实展现。18岁时,他初显武功,将几位遭人围堵、殴打的同学救下,这段经历竟在当地成为传奇故事。

他说:“我感觉我自己有一种天生的本性,就是正义感,偶尔能够见义勇为。”而自从下定决心习武,他每天凌晨5点起床练功,并且谨记启蒙老师教的“武德”。

“小的时候,我其实想的是修炼,只不过感觉武术很神奇,经过练武可以练出神一样的东西,从小就到处拜师父。”正是凭着这股韧劲,他笑说:“哪位师父要是好的话,我就能让这位师父收我(为徒)。不管怎么样考验我也好,我就能让他收我。”

而他也确实做到了。从18岁那年起,他相继成为中国第一位武术教授陈盛甫和山东济南武术协会主席、太极高手陈济生的得意高徒。

“开始练武以后,我还学孙子兵法,还学古书、中医等等。”他说,陈盛甫老师传授的独特功夫——山西鞭杆,让他获得全国比赛的冠军;陈济生老师传授的太极拳,更让他练出了“功能”。而这些功能,也让他于80年代被聘请到北京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中心做研究员。

以功名为桥梁 只为再找师父

“其实我现在回忆起我的一生来,每一件事,不管好事坏事、酸甜苦辣,我感觉都是安排好的。我知道我在一生中的安排,都是让我去悟,让我去明白今天这个大法,就是‘真、善、忍’这三个字。”李有甫说,没想到在人体科学中心做研究员,为他日后寻得“法轮大法”奠定了很好的契机。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李有甫已是中国中医和气功界响当当的人物,他的“遥诊”功能——手掌观病及独特的治病方法,被多家媒体报导,让全国很多名人、中共中央高干包括国家主席皆慕名而来。“他们都愿意找我,问一些问题,看看病,谈一些功能。当时大家对我比较赞扬。”他说。

然而功成名就并未让李有甫的内心获得真正的平静,在他看来虚名虚利不值一提,“我总想有一天,我能够找到师父,能够帮人走向圆满、能够解脱的。”就在翻阅各大古书、钻研各宗教门派都无果后,他希望能够运用自己的名气“接触更高深的人,好找师父啊”。

习武数十载 终得大法

在北京的那段时间里,李有甫结识了当时被誉为“中国歌王”的关贵敏先生。“我们俩一见就很投缘,就畅谈修炼、气功等事情。”不曾想,这份缘分更延伸至海外。

1996年时,已定居洛杉矶的李有甫正巧在报纸上看到关贵敏到美国演出的消息。“我一看他来了就很高兴,找到他,一见面,他就说,‘咱们什么都不要谈了,什么特异功能、气功都不要谈了。有一个‘法轮大法’,修‘真、善、忍’。”

“我练武术练了好几十年,那时候已40多岁,也没有找到修炼的师父。但是他一介绍,我就想见这位师父。”李有甫说,“当我看了《转法轮》之后,越看越不能放下。我说这个师父太好了,我就下定决心,什么也不找了,就是修炼大法。”

“因为这个法给人的不是知识、不是技能也不是技术,给人的是智慧。”他说。

李有甫所拜读的《转法轮》一书,正是法轮大法主要著作。法轮大法亦称法轮功,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至今已洪传至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法轮大法还有五套功法,简单易学,适合所有年龄的人。图为李有甫正在炼第二套功法。(姜琳达/大纪元)

从大师到徒弟 激动感恩如初

修炼法轮大法至今,李有甫感叹这一晃就是26年了,但幸得大法时的激动、感恩、不可思议等感觉依旧如初。“26年我都没感觉时间长,我感觉就像昨天的事情。”他说。

也是从那时起,他从一位别人口中的大师,变成一名普通的法轮大法弟子。“我感觉到有这个能够使人解脱、能够修到圆满的一个大法,有这样一位师父,我什么都可以放下。”李有甫说。

在这么多年的修炼过程中,最让他感到奇妙的是,李洪志师父讲的“法”越学越觉得高深。

“其它的书、宗教的书,我都看过,像《老子》、《金刚经》,我都背得很熟,但是那个就那样了。”可自从修炼大法后,他说:“这个大法无论怎么想像都想像不完,他有多么珍贵、多么洪大、博大精深,没有办法想,越学就越觉得这法里面的东西多。”

“我现在再回头看,我喜欢的武术、中医,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武术怎么来的,能练到什么程度,这《转法轮》里面其实都讲了。”他说自己另一个最大的收获是,“当从‘法’上看所有的事情时,就都能够跳出来,就能够看透很多事情,能够轻而易举地把一件看起来很糟糕的事情,看成是好事。”

忆师恩

“我曾幻想过,如果我见到如来佛、见到老子,若能问几个问题,就觉得不得了。”直到修炼后有幸见到大法师父,李有甫说:“我每次都这么想,师父讲出这么好的法理,可是跟我们又如此接近,跟我们在一起,说的话还是我们这里的话,我就觉得不可思议。”

回想起初次见到师父的场景,那也是20多年前的事了。他说当时在休斯顿,师父是第一次在美国公开讲法,当时师父说过一句话,大意是“你们这些人,过去为了得这个法,有人掉过脑袋”,让他感动不已,“当时我就问自己:值得吗?答案是:非常值得。”

“过去我见到宗教里的什么师父,包括武术师父,也都是有他们那些个要求。”李有甫说,“这位师父就非常的和蔼可亲,跟大家谈起话来,没有距离感。但是师父讲的东西,我们想不到,我们一般人更讲不出来。在那次讲法当中师父讲了很多天机。”

他回忆,学员们还从一些个别场合接触师父,发现师父是言传身教,一点小事都考虑别人,正如师父在讲法中所讲的“怀大志而拘小节”(《精进要旨》〈圣者〉)、“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精进要旨》〈佛性无漏〉)。

李有甫还回忆起这样一件事,“1999年的3月份,师父第一次来洛杉矶。我开车去(见师父)的时候,一路上眼泪就流不完,我就想这样怎么见师父啊,没法见师父,就在外面控制了半天才进去,就这样的心情。”

他坦言,如今因年纪增长,又或者是修炼一段时间了,或许不会像当初那样流泪,但每次见到师父时的心情还是一如既往地激动。

法轮大法还有五套功法,简单易学,适合所有年龄的人。图为李有甫正在炼第五套功法。(姜琳达/大纪元)

牢记师父“修炼如初”的教诲

“任何一个有脑袋的人,就会想一想,如果当初全中国的人都修炼‘真、善、忍’,全国人的道德都提升了,这国家会什么样?真的就会‘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这是师父在《论语》里讲的,清清楚楚,真的是这样。”

李有甫说,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靠着“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短短几年就有上亿人修炼,在海外亦是如此,很多人都在选择“善良”。他在美国先后被多所中医大学聘请为中医教授和武术教授,期间也将法轮大法告诉很多学生。

从1996年5月得法至今,他说:“说老实话,师父跟我讲的,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修炼如初,必成正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而在他最初得法的5月里,也有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每年的5月13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生日。今年的5月13日,正好是法轮大法传世30周年。李有甫也表达了自己作为一名弟子对师父的感恩与尊重。

法轮大法这一修炼秘笈,伴随李有甫走过26年,但他说,无论时间过去多久,他都会清晰牢记师父那句“修炼如初”的教诲。


上一篇:北京有没有封城?图片告诉你真实情况
下一篇:美议员推法案:要求签证申请人披露与中共关系
发布评论
称呼:
验证码:
内容:
用户评价